一茶一具 一茶一水

2017-03-29 14:59:31 admin 298

 茶是有出身、有經歷、有歸宿的生命,茶之為茶最隆重的經歷,自然是期待被品飲、正當被品飲的這個過程。
    關于藏茶、泡茶的器具抑或“行頭”,我喜歡稱之為茶的“房間”。
    據說,茶葉作為一種“消耗品”,無論多名貴,每次茶飲茶藝結束之時,其作用與意義也必然終結,而“茶具”除了在這類活動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還因其不易消耗以及潛在的文物屬性,而有可能持久地存在。
    人性的豐美鮮活如同茶樹茶葉本身,可不是一個瓶瓶罐罐能夠關得住的。不過也不是毫不講究。這講究跟茶之分類具體相關。最好的茶具絕不是最貴的茶具,而是最能發揮、體現、乃至升華某茶之性的茶具——天涯茶友用過一個讓人落淚的說法,“此器茗貞”,他說最好的茶具就是能保護茶性不被污染的那個。
    最簡單的說法,綠茶宜住玻璃杯,“清水出芙蓉”;烏龍首選紫砂壺,能藏香起香;黃茶、白茶也以陶器為尚,不損茶味;黑茶沖泡講究的亦是“除異,留純,快泡”:一要表茶、里茶拼配,二要快洗快清,三要品飲觀色,四要用沸水鮮湯,五要茶、湯分離,六要把握湯色……等等。如今流行的鋼化玻璃“飄逸杯”,未免太過輕飄,陶器或紫砂仰仗的乃是其吸附異味之功能。至于流行蓋碗茶的地域,一式三件的“三才碗”(天、地、人)就未免形式大于意義了。
    都說真正的茶人吃茶,連茶點都不要嘗試,因為茶味至清,卻也脆弱,動輒便被玷污了。然而茶自其誕生開始,就沒少過“伙伴”。
 例如唐代之茶居然會把名貴香料龍涎香之流摻入,北宋宣和年間“珍茉香草”又曾入茶為伴。時下渴望風雅而又不肯遠離市場的都市茶館中頗流行調飲茶(又稱“雞尾茶”),本質與奶茶、酥油茶、擂茶原本一調,養生糊口未為不可,卻偏要喬張作勢,拿捏出許多身段,建議這些茶館不妨讀讀那個集古往今來附庸大成的乾隆皇帝的御制詩《三清茶》,提升一下“雞尾”品味:
   梅花色不妖,佛手香且潔,
   松實味芳腴,三品殊清絕。

    皇帝佬兒這里所寫的,是以宮廷貢茶佐以梅花、松子、佛手的拼配茶。茶不是不可拼配,例如海南名品“蘭貴人”,據說內含五指山野生的吉祥草(《本草綱目》謂為“護肝草”),另有西洋參、微苦丁,甜潤柔和,十分和煦。秋涼之后女孩子不高興的時候,喝“蘭貴人”特別能夠舒展身體、慰藉心情、安穩神氣。但這個茶,照我看不宜男人,因為到底有點娘娘腔的。
    貴州的“天麻劍毫”,因為原材料得天獨厚,有些淡淡的藥味,但也頗可消受。
    類似于窨制茶的,還有云南糯米茶,感覺也好,大抵因其頗得自然之氣象,畢竟,“柴米油鹽醬醋茶”本為一族,原都是一段養生的質樸。
    可我著實恨煞花茶。
    還是乾隆皇帝,據說那風流種子有謂,看美人當于濃睡初醒脂粉未施時分看——花茶大抵便是濃妝艷抹茶性已失?;ㄊ侵蹕赏?,茶是林下之風——茶樹喜陰戀陽,但不得直曬,故而“林下茶”品質才佳。茶與花之匹配,直如謝道蘊改唱鳳陽花鼓、李清照學說山東快板,所謂唐突佳人、兩敗俱傷,莫過于此。
    會寫字的蔡襄是興化仙游(今屬福建)人,他便懂得茶,在薄薄一本《茶錄》中特意分出筆墨,討伐那時流行的“拼配茶”:
    茶有真香。而入貢者微以龍腦和膏,欲助其香。建安民間皆不入香,恐奪其真。若烹點之際,又雜珍果香草,其奪益甚。正當不用。
    盡管如今福州人遠不如先賢出息,居然在爭奪窨制花茶的發明權,我還是懷疑,這種大盛于明朝的玩弄茶葉的惡劣技術的發明,跟那些“富貴閑人無事忙”的江南文人多少有些關系。不僅顧元慶(蘇州)、錢椿年(常熟)各自的《茶譜》中已經記載了制作“蓮花茶”的具體方法,且看一看明人窨茶喜歡用的花卉品種:茉莉之外,還有木。

電話咨詢
郵件咨詢
在線地圖
QQ客服
买股票成功赚钱的窍门 中国福利彩票安装 54国际棋牌下载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王中王 王中王救世网 炒股的人多吗 广西快三三军玩法 明日股市点评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